设为首页 / 添加收藏 / 返回首页
当前位置: 法院简介 -> 法官风采

用真情缝合一对古稀老人的婚姻

  发布时间:2012-09-10 08:39:12


办案手记

七月,我接手一起离婚案件,象往常一样,翻开起诉状,查看案情。原告的基本情况映入眼帘,王金钟(化名),男,1935816日生。我的心顿时揪了一下,35年生,快八十了岁怎么还要离婚,一丝沉重,一丝好奇,驱使我把诉状看完。

原来王金钟在2001年的时候与郭老太再婚,婚后十多年来,常为生活琐事争吵不休,王金钟称郭老太啥事不是商商量量,总是下命令式的口气,有时几顿不吃饭,郭老太也不管不问,整天只讲钱。双方生活习惯差距大,没有共同语言,所以要求离婚。

我决定在送达起诉的时候,好好和郭老太聊聊,看看双方分歧到底在什么地方。郭老太太1941年生,也七十多岁了,七八十岁老人来离婚,在我办理的婚姻案件中还是头一次。

720上午,我和书记员小张驱车来到王金钟的家中,刚好王老汉不在家,只有郭老太一个人在家中凉快,郭老太太一看是法院的人到了,赶快给我们让座倒水,听了我们来意,郭老太太急的泪都流出来了。郭老太太拉着我的手,说:“闺女,我跟老头子结婚十来年了,有了感情了,他要是觉得我有啥错,给我说出来,我改就行了,都快入土的人了,还闹离婚,说出去丑也丑死了。”一听郭老太这样说,我心想,这两老人调解和好有望,一定不能让他们分手。我就交待郭老太太既然珍惜这段感情,就要大度一点,多给对方一点温暖,都这么大岁数了,不会图什么吃穿排场,就是图个伴,相互依靠。老太太连声称是这个理。

事情往往是这样的,你认为很有把握的事,却偏偏不按自己的意愿走。我们送达起诉书的第二天王老汉就找到法庭,说自己已经不能再忍受和郭老太在一起生活,坚决要分手,反正自己也活不了几天了,想过几天清静日子。看到王老汉铁了心肠要离,我知道硬劝是不行的,就对老人说,结婚自由,离婚也是自由的,你这么大岁数了,已经经历了太多的事情,不会拿婚姻当儿戏的,相信我们一定会把你的事情办好的。先取得老人对我们的信任,事情会好办起来,这是我从事民事审判多年的经验。

少年夫妻老来伴,这是古话,两人都已年过古稀,虽然在一起吵吵闹闹过了十几年,可一旦分开,身边没了这个伴,有个头痛脑热,连个给儿女捎信儿的人都没有。爱心和责任让我下决心一定把这两位老人的感情危机化解掉。

考虑到两位老人腿脚都不灵便,来法庭调解不方便,我们就上门给老人做和好调解工作。

在王老汉家,我们用家常的话语给两位老人交流沟通,两人慢慢打开了话匣子,各自向我们道出了心中的委屈和不快。话不说不透,理不讲不明,原来两人平时缺乏沟通,有什么事都窝在心里不说,才导致积怨越来越深,闹到要离婚的地步。多少年憋在心里的话说出来了,心里畅快了,两位老人都轻松下来。在我们的引导下,两人都又说起对方的好来。看着这两个古稀老人的样子,我心里顿觉有些好笑,真是应了那句“老换小”的古话,年龄越老,性格越像小孩子。

“经历这场儿事,我知道以前对老头子不够关心,在小事上太计较,往后去我好好待老王,有啥事两人多商量。”郭老太先表起了决心。

“我一辈子性子急,脾气倔,以后也得改改,两人在一起十几年了,也不容易,现在土都堆脖子这儿了,也想两人好好再过几年。说心里话,老婆子近一段变好很多了。”

听两位老人这样说,我知道事情成了,就趁热打铁,问王老汉:“这婚还离不离了?”

“不离了,不离了,现在就给你们写手续。”王老汉在家中给我们写下了撤诉申请书。

看到两位老人打开了心结,重归于好,压在我心上的一块石头终于落在了地上。

回到办公室,我打开网页,想查查七八十岁老人在古代是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称谓。

《曲江》诗:“酒债寻常行处有,人生七十古来稀。”耋(die)——七十、八十岁。杜预注:“七十曰耋”。耄(mào)——八十、九十。《礼记·曲礼上》:八十、九十曰耄。《醒世恒言》施润泽滩阙遇友:“寿登耄耋,富贵不可胜言。”两位老人也可称“耄耋”之年。

在这里我就借古人的话:“寿登耄耋,富贵不可胜言”,祝两位老人相扶相掺,安度晚年。

 

 

 

责任编辑:L    


关闭窗口


民意沟通信箱:xaxfy@hncourt.gov.cn
Copyright©2019 All right reserved  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  豫ICP备12000402号-1